9月开学季看韩国、德国、英国的学校如何规定学生发型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林龙优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沈杰森 环球时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编者的线月开学季,不少国内中小学都对学生的发型有严格规定,一些学生和家长对于限制发型,对学生的身心健康以及成长是否有利,有不同看法。在韩国、德国、英国关于学生发型,也有不同声音。

走在韩国街头,笔者常常被韩国学生们精致的妆容和时尚的打扮吸引。他们的发型也非简单统一的标准学生头,不少女生留着蓬松自然的空气刘海,还有的女生烫着浪卷发。发型问题是韩国学生们关心的头等大事之一,保证“发型自由”也是每年学生会对学生们的承诺。

提到韩国对学生发式的要求,就不得不提2012年首尔市教育部门出台的《首尔学生权利条例》。该条例规定,“学校和教职工不能违背学生的意愿对学生的外貌进行规范。”例如,如果老师对学生说“你明天去给我把头发染回来”,学生可以向教育部门举报老师侵犯人权,相关的老师可能会受到处分。

韩国学生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发起“发型自由运动”,多次举办集会和“不剪发”运动。目前,首尔地区大部分的小学、初中和高中都有校规限制学生的发型,不允许学生染发、烫发。该条例出台以后,学生一致欢迎,老师则普遍担忧。此前没收学生化妆品的老师们表示,以后要是学生化妆、美瞳、涂指甲、戴假发、戴首饰、甚至文身,真不知道该如何进行“教育性指导”。韩国教员团体总联合会发言人也指责该条例只列举了学生的权利,却没有列相应的责任。同时,家长们也表示担忧,如果连学校都不管的话,家长就更难管了,而且他们还得负担孩子们的美容开销。

尽管教育部门提出了对学生发型放松管制的要求,但也有学校迟迟不修改校规,理由是教育部门的建议无法执行。2021年底,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又发布了一项关于学生发型的建议,称包括发型在内的外表权是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但很多学校还是以营造学习氛围为理由拒绝放松规定。经过多年的努力,据首尔教育部门统计,目前84%的初高中对学生头发的长度没有规定,40%的学校允许学生烫发染发。

今年3月,庆尚南道某所私立高中就因为发型的规定上了新闻。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该学校去年年底宣布要修改学生生活规定。新学期伊始,当学生们满怀希望回到学校才发现,学校的发型政策完全没有变化:发型还得保持整齐;依然不许留长刘海。学生们在社交媒体抱怨说,“我不明白刘海的长短跟我是学生有什么关系”“即使我穿了便服,而不是校服,一看我的发型就知道我是哪个学校的学生了”。 韩国学生们的发型保卫战估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与一些国家学生的发型问题常常见诸报端不同,德国学校很少出现“发型争议”。德国学校对学生的发型规定较少,但这并不意味着“坐视不管”,让学生对自己的头发“自由发挥”,他们有自成一体的发型教育。

“与许多欧洲国家一样,德国古代的学校教育就很重视学生的发型。”柏林教育历史研究学者亨德里克·斯托茨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首先头发要勤洗,保持干净。其次要梳理整齐。不注重头发的人往往被认为是“野蛮的”“不文明的”。

后来,德国学校的发型教育开始逐渐突出性别差异。男学生的头发往往较短。女学生的头发则较长,同时会扎起各种辫子,不让头发盖住眼睛。有的教会学校更为严格,要求男学生戴帽子,女学生用头巾包住头发等。当时学校认为,头发露出来会让学生在学习上分心。

二战后,发型成为代际冲突的靶子,发型成为青年人对抗主流文化的手段。在学校里,学生们也学习社会上青年人的发型,比如剪披头士乐队的“蘑菇头”,或者染发做出奇形怪状的发型。那时,许多学校都有严格规定,不让学生过度追赶潮流。

如今,德国学校对于学生的发型管得较为宽松。“德国各联邦州在教育方面有自治权,校服和发型由各学校自己决定。”柏林米特区一所小学负责人莱安娜对记者说,德国大多数公立中小学都没有统一的校服,也没有对学生发型进行过多规定,一般要求保持卫生即可。学校把孩子自我决定发型视为尊重学生的权利。

不过也有学校会规定,学生不要染头发等,但会特别强调“健康原因”,且在制定禁令前,会进行广泛的讨论。学生家长会收到问卷调查表格,要求谈谈对发型提案的看法。在获得大多数学生和家长的支持下,禁令才会被通过。禁令出台后,学校还让学生签字,敦促遵守规定。

相比较,私立学校会有统一的校服,对学生发型的规定会相对更为严格。位于德国西部杜塞尔多夫附近的贝尔格私立学校就规定,学生不准留奇形怪状的发型,禁止使用发胶。学生必须遵守这些规则。对此,学校负责人在接受《西德意志报》采访时表示,当学生非常精心地塑造自己的发型时,通常会分散他们对其他事情的注意力。学校的教育手段不一定要受欢迎,它必须始终如一,规则必须易于理解。当然,这些规则也获得大多数学生和家长的支持。学生如果违反这些发型禁令,会被处罚:反思3天。

许多学校还会通过主题讨论活动,或在德语课、社会课等课程中渗透发型教育。家住汉堡的四年级小学生卢卡斯对记者表示,自己本来想模仿一名歌星的发型,两边短上面头发长而蓬松,并染成绿色。妈妈把他的想法告诉了老师。老师让他上了发型的主题活动课后再决定。

在上发型主题活动课前,老师让每个小组收集一个与头发有关的文学作品,来评评主人公的头发美不美。活动中,学生们讲到了《魔鬼的三根金色头发》《牧鹅姑娘》《长发姑娘》《蓬头彼得》等作品,分析主人公和发型的关系,体会美与丑。课后,卢卡斯觉得那个歌星的头发并不适合自己,放弃了染发计划。

老师还会就社会上各种职业对员工发型的要求进行介绍。比如,德国军队要求男军人头发干净整洁,不得遮盖耳朵和眼睛等。女兵的发型不能遮住眼睛,碰到肩膀的头发必须扎成马尾辫或别在脑后等。这些讲解特别触动孩子,因为许多孩子都有梦想的职业,他们会因此在今后更注重自己的发型。

由于德国学校在学生发型上工作做得细致入微,进行广泛的讨论再制定规则,因此德国很少出现“发型争议”。许多家长表示,学生在学校里以学习为重,不应对发型过于关注。但他们也认为,在这个多元社会,对学生发型管理过于严格也没有必要,应该多听听学生的想法。

无论时代怎么发展,英国中小学对学生发型仍然坚守传统要求:男生留短发,女生头发可长可短,但都不能染发。发型简单且和同学保持风格一致是英国公立学校传统,以此体现学校内人人平等。英国媒体曾报道称,英国学校像禁止使用某种武器和一样,禁止男生留长发,学生动不动就会受到处罚,但学生和家长对发型规定的挑战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2020年,英格兰萨默塞特郡一名12岁女中学生莉莉·兰恩把自己的一头金发挑染成白色,学校要求其恢复原样。这件事惊动了当地媒体,据报道,兰恩自称染发是为了纪念她的牙买加血统。最终兰恩把挑染的白色部分恢复原样。兰恩就读的学校事后表示,英国学校在仪容仪表上有统一标准,没有妥协的空间。英国学校对于学生的发型要求,不是因为担心学生花费时间精力打理发型影响学习成绩。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其他孩子身上。10岁的汤姆非常喜欢阿根廷球星阿圭罗,于是模仿阿圭罗的发型将左右两侧头发剃掉,学校认为他的发型“太前卫”并表示,只有他将发型恢复正常模样,才能上课。一名13岁的女生为了迎接圣诞节,将自己的头发做成圣诞树的模样。她被拒绝进入学校,校方称她的发型“不适合出现在学校”。据英国《镜报》报道,这个叫波比的女生,将自己的长头发缠绕在一个空塑料水瓶周围,并且用彩灯绑住做成一棵圣诞树的样子。然而,波比到学校后却被校方告知她的发型并不合适。波比告诉母亲,学校的一位老师还称赞了她的发型,但仍然要求她在进校门前拆掉。

2015年,一名14岁的英国少年为慈善机构筹善款而剃光头发,学校却以他违反校规为由,把他与其他学生隔离开。这位名叫斯坦·洛克的学生在英格兰北萨默塞特丘吉尔学院就读,他说自己把头发剃光,是要为麦克米伦癌症援助中心筹款。斯坦的妈妈玛莱尼说,她对儿子的行动感到无比骄傲。剃光头发后,斯坦很快募集到200多英镑的善款,许多朋友写短信表示对他的支持。麦克米伦癌症援助中心称,他们不能对具体某个学校的政策作评论,但表示非常感谢斯坦筹集善款的努力,认为这会给癌症患者及其家人带来温暖。有600多人在一份要求取消对斯坦“隔离”惩罚的请愿书上签名。

学校对发型的严格管理迫使一些家长不得不带着孩子搬到管理比较松的地区去上学。还有英国国会议员表示,学校虽然可以约束学生的行为,但也不能像管军营一样管学生,应该给予学生更多的自由,这样才有利于学生们健康成长。

英国学校为整顿纪律推出的校规不在少数,如在学校禁止嚼口香糖,不能穿有装饰或纽扣的鞋子,不能留某些发型,否则将被惩罚。校方称,这样只是为了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但一些学生和家长却并不买账。